济南市乐橄儿智障人士服务中心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乐橄儿入户走访农村障碍者报告

浏览数:9 


  第三届ME项目又一批备选救助对象家访开始了,6月7日我们来到了章丘区的南部山区里面,来走访一些还挣扎在生存线的农村智障者们,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下面的地名人名图片均经过模糊处理。


王村    小强


2018年6月8号我们家访第二天,来到了章丘区的南部大山区,从未走过山路的我们这回真的体验了山路十八弯,环环绕绕找到了王村小强的家,推开家门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站在门口,我跟他打招呼,他没有回应,姥姥把我们迎进家门,小强今年6岁还穿着

微信图片_20190422150845.jpg

  开裆裤,可见生活自己能力很弱,行为举止是典型的自闭症,听妈妈介绍,小强还有个20岁的自闭症大哥哥,父亲癌症去世了,留下妈妈一个人照顾这两个自闭症的孩子,山里条件差,交通也不方便,哥哥没有做过任何康复,小强在医院做了几个月的免费医疗康复训练,因无力支付房租而回到家里,村里的人对这两个孩子避之不及,把他们当成神经病一样看待,妈妈只能关上大门不让孩子出门,一家三口靠低保金维持生活,她很想让孩子继续做康复,说小强在医院的康复中心得到明显改变,回到家半年多就没有任何起色了,可是没有钱,人家医院也不让在那呆,妈妈很是无奈和无助!


楠村 小涵


  小涵,家住楠村,17岁,在当地接受义务教育到初中毕业,特别喜欢跳广场舞,很喜欢出来工作挣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母亲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现在跟着继母生活,继母很想把孩子推出来,以至小涵经常很街上的人说什么时候能给她找个婆家,她不想在家呆了,小涵长得很漂亮看到我们也很热情,这个年龄在家里无所事事还要被继母嫌弃,继母给她生了一个妹妹,爸爸也无力照顾小涵了,家里条件也不好,如果能出来挣点钱继母多少会带她好点!


微信图片_20190422150849.jpg

水村  芳


  水村,芳,22岁,简单生活能自己,先性性心脏病加智力障碍,稍微走点坡路就开始喘的厉害,家里也不放心她出门,父母年龄大了也没有工作能力,还有一个八十岁的外婆需要照顾,一家人靠低保金生活,房子是村里大家伙集资给她们家盖的,母亲跟我们说,她心脏越来越差了,想把她留在家里能够好好照顾她,外婆年事已高也舍不得让她出门,从小没离开过家,也没接受过任何教育和康复,这个年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了。


李村  贝贝


  李村,贝贝,22岁,未接受过任何教育和康复,整天满街转,哪家有红白喜事他就去帮忙,可以挣一顿丰盛的午餐,我们见到他是在大街上他正要给村里盖房子的那一家去送水呢,我们叫住他,他不想搭理我们,村里人说陌生人他不说话,后来找到他的妈妈,妈妈很想让他出来找点事做,总比满大街的玩要好很多,起码父母干活也能够安心。


微信图片_20190422150851.jpg

  经过走访我们才知道,原来农村有这么多心智障碍者无人问津,渴望教育,可条件有限,有的家长们意识薄弱不知道这样的孩子可以做康复可以做就业支持,村里人也嫌弃他们是智力障碍者,这样的群体,如果没有人去发现他们关注他们,真的就是一生老在山中无人问津,他们发挥不了生命的价值,只有浑浑度日,越老越严重,家长们没有正确的教育理念,使他们丧失了人类的本能,有的十几岁二十几岁连吃饭如厕也没有任何意识,家庭条件又差三餐温饱都不能保证更别说拿出钱供他们去医疗机构做康复了,他们也是生命,生命没有高低贵贱,在死亡面前不会因为你有钱你就可以多活两年,生命是平等的,我们活着就要善待每一个生命,珍惜每一个活着。

乐橄儿服务心智障碍者4年了,一直没有放弃农村残障人群,针对这样的群体,我们无从收费,他们没有收入,一听到收钱的地方他们就会吓得不敢来了,为了不放弃他们,乐橄儿只能到处筹钱满足他们的衣食温饱得到专业的教育支持。有些人曾不止一次的提示我们,可以招收城里家庭条件好的实行高收费来满足机构需要,这当然可以,可是大山里的农村孩子谁来管,仅仅靠政府拿点低保金维持他们的生活,父母在还能替他们支配,可父母终会老去,谁来照顾他们,给了他们钱又能怎样,他能能花吗,会花吗,没有人教给他们,往往他们的下场就是饿死家中或冻死路旁,当今政府在医院设立了康复中心,可偏远的他们交通不便,租房费用他们承担不起,这些机会只是针对城里有条件的人提供的,他们享受不到,乐橄儿做到了始终坚持不放弃,为的就是提高农村心智障碍人士的生活品质,发挥他们本该拥有的生命价值!

  接下来我们会继续家访招生,依然是南部山区贫困残障家庭,孩子们,请知道,在这个社会有一片橄榄林期待你们的到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爱你们,在这里没有嫌弃,没有唾骂,更没有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