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市乐橄儿智障人士服务中心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乐橄儿入户走访农村障碍者报告(续2)

浏览数:11 

6月12日我们又走访一批新的入户走访对象,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以下地名及图片经过处理。

612日早上8点,乐橄儿老师们踏上了垛庄镇几个村庄的家访旅程。这一天的中午气温高达35度以上,几个年轻的小姑娘,就这样翻山越岭,一天走访了13个家庭,行程一二百里地,穿越十几个村庄,一家一户的坚持到下午6点多才结束这一天的走访,她们不想错过、漏掉、放弃任何一个可能找的到的孩子和家庭。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11.jpg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14.jpg

  大山里的孩子们家里电话打不通,有的是留的政府电话,我们只能挨家去询问才能找到孩子们的家,这些小村庄有的卫星没有定位我们导航围着山路转来转去都找不到,有时真的就想放弃了,可转念一想,如果我们见不到孩子,他们可能这辈子都走不出大山,体验不到更多的精彩人生,我们舍不得每一个孩子,依然坚持着。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19.jpg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22.jpg

  刘村,华,女,22岁,能做简单沟通,生活不能自理,我们找到她家进屋一看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婴儿正在床上睡觉,经妈妈介绍,华去年结婚了,这个婴儿是她的儿子还没满月,由妈妈照顾着,华癫痫很严重,每天要按时吃药控制病情,孩子靠母乳喂养,妈妈跟我们说担心药物会给孩子造成影响,可家里没钱给孩子买奶粉。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25.jpg

   山庄,贝,男,11岁,生活不能自理,偶尔能做简单沟通,语言不清晰,1周岁开始由奶奶照看着,跟6岁的妹妹待在村里的托儿所,经老师介绍,贝这个年龄呆在这里算是照顾他了,经常欺负小朋友还搞破坏,园里总共5个孩子都是四五岁的,经常被贝打哭了,奶奶在孩子四五岁的时候医生建议让他做康复,城里的房租和生活他们支付不起,最终还是放弃了。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28.jpg

  山庄,牛,男,22岁,来到牛家里,只有年迈的姥姥陪着牛,奶奶是精神障碍整天满大街跑,姥姥跟我们说孩子的父母靠赶大集卖点菜维持生活,牛在出生四十天的时候发高烧,由于当地医疗条件差交通又不方便没有及时就医,抽风严重导致左手和脚步一直哆嗦,17岁那年自己在家把炉火弄到身上严重烧伤,身体大面积植皮,高昂的手术费使家里欠下了很多外债,可父母舍不得丢下孩子,孩子能活过来就算是命大了。家里一老一小两个残障人士因种种原因办理不了低保,姥姥说到泣不成声“我们家里穷啊,我这么大岁数了,俺要是走了谁来照顾这一老一小啊,他爸他妈就更没法挣钱了,咋养活这个家,还有那么多外债没还呢”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31.jpg

  北庄,妍,8岁,女,母亲智力障碍生活不能自理,还有一个智力障碍伴有耳聋的妹妹今年5岁,当地小学勉强收下她们姐妹,可去学校还要租车走很长的一段山路,加上生活费每月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爸爸靠打零工和种地维持家里的生计,年过八旬的老母照顾两个孩子和他们的母亲,奶奶年纪大了经常生病住院,妈妈和孩子也经常生病,家里欠下了不少账,两个孩子吃饭还得让奶奶喂,爸爸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没有人能陪伴孩子去特校,爸爸说“我陪孩子走了,老母亲和傻老婆谁来管,我什么都干不了一家人吃什么,一分钱的收入都没了,日子就完了,我的老母亲要是走了也就没有人能天天照顾孩子了,我不能天天守着这娘仨喝西北风吧!”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37.jpg

  道庄,旭,20岁,男,自闭症,在特校待了三四年,因无力承担租房费用加上妈妈生病被迫退学,他在家没事就喜欢剪纸屑,父母不在家把他们的结婚证、户口本也都剪碎了,不高兴了就会发脾气打父母,父母教育不了孩子,万事只能由着孩子,到现在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在学校酷爱打秋千,爸爸只好在家里做了一个哄他开心,语言交流能力很差,有一个姐姐早已远嫁外地,家里大门都不敢敞开还怕他走丢。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41.jpg

  河村,荣,男,10岁,在就进小学待到二年级,同学们经常嘲笑他是傻子不会说话,老师也嫌弃他,最终把他赶出了学校,整天在家也不出门,他跟奶奶说“我不出去,他们都笑话我是个大傻子”,荣有一个一岁半的妹妹到现在不会站立也不会说话,家里生活条件很差,爸爸在外地打工,妈妈在家种地还要照顾荣腿脚不便的奶奶,兄妹两个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身体很是瘦弱经常生病,荣跟我们说想上学,想让我们把他带走。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45.jpg

  山村,华,女,20岁,两岁半脑部长肿瘤,常年奔波于各大医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最后亲戚也不敢借给他们了,孩子疼的满地打滚,后来经医生鉴定脑瘤涨至眉心处不能做手术,最多活不过六个月,父母彻底绝望了,回到家疼的受不了就到村里卫生室输液,爸爸说孩子能多活这些年就相当不错了,天天被药水泡着,二十年了长了一米高,什么也干不了,每天除了喝一小碗稀饭别的也吃不下,现有一妹妹在读小学,这是她唯一的玩伴,爸爸打工脚部骨折刚做了手术没多久。        

微信图片_20190422151551.jpg

  山里生活条件本来就差,只有男人出来打点零工,女人们在家种地照顾一家老小,便是他们的生活写照,家里有点钱的也都搬出了山庄去城里生活,往往村子里就剩下这些个老弱病残困的家庭,在有上一个这样的孩子把家庭就给拖垮了,有的一家有两个,有的父母一方本身就是有障碍的人家庭迭代相传,山里的老人没有受过教育,他们不懂遗传学,就只是想让孩子们能够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这种恶性循环还在不断在山村里蔓延。

  乐橄儿接下来要做的太多太多,如何改变农村这种“迭代相传”的现象,我们会制定出一套合理的方案进行教育传播,乐橄儿将竭尽所能多些支持给农村残障群体。